首頁
>資訊中心>媒體關注

標題

時間

江蘇沭陽:“鄰里照料幸福小院”讓老人養老離家不離村

來源:學習強國江蘇平臺 ????發布時間:2019-11-18
????

江蘇宿遷沭陽縣是勞動力輸出大縣,每年有22萬人外出務工。近年來,進城務工和陪伴子女進城接受教育的農民數量大幅增加,青壯年農民不斷向城鎮轉移,農村留守老人越來越多,老人無人照顧導致養老問題突出。截至今年10月末,該縣擁有農村空巢留守老人1.3萬人,約占全縣60歲以上老年人數量的4.1%。受傳統“故土難離”觀念的影響,很多老年人不愿意到鎮上或城里的養老院。

為解決農村老人無人照料問題,沭陽縣結合農村實際積極引導農村留守婦女和返鄉務工人員利用自家閑置房子和場地,以“鄰里照料、助餐助浴、抱團互助”為主要服務方式,創辦“鄰里照料幸福小院”,使農村老人不離鄉、不出村便能解決養老問題,這一新型養老服務模式深受農村老人及其子女的歡迎。

家住華沖鎮華沖社區的45歲農村留守婦女樊小翠,原來在鄉鎮工商所食堂做事,聽說縣民政局出臺政策鼓勵創辦日間照料中心,加上家中有老母親需要人照顧,家里正好有2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空著,決定回家創辦“鄰里照料幸福小院”。

根據沭陽縣民政局《沭陽縣農村“日間照料幸福小院”實施方案》要求,“日間照料幸福小院”建設標準為“五室一場所”,“五室”即居室、助浴室、餐廳、廚房、娛樂室,“一場所”即室外(或室內)活動場所,并配備了防滑、照明、助餐、助浴、簡易消防等設施,樊小翠總共花了5萬元左右,縣財政給予70%的補貼,可設置10多張床位。就近為本村及附近村莊老人提供居住、托養、照料、助餐、助浴、娛樂等服務。

幸福小院開張以后,僅僅兩個多月就吸引了附近6位老人過來,其中2位老人是日托,只在這里娛樂和用餐,晚上回家住宿,其他4位是住在這里。還有幾位老人或老人子女來打聽過,正在考慮要不要過來。

79歲的本村退休教師蔣珍明,每天早早就來到小翠幸福小院了,他是白天在這里吃喝玩樂,晚上回家住宿。他身體很好,幾個孩子都在外地打工,老伴走得早。退休后他在家很無聊,不會做飯,又不想給孩子添麻煩,一直自己將就著吃。聽說這里有好多同齡老人,還能一起吃飯,立即過來了,每個月交700元伙食費。吃得好,還不寂寞。

華玉蘭老人今年95歲,生了9個女兒和1個兒子,勞累了一生,老了卻依然沒人陪伴,唯一的兒子不得不外出務工養家。老人精神還好,但已經坐上了輪椅。小兒子沒辦法就把她送到小翠這里,跟幾個老鄰居一起生活,不僅有人照料,還有人陪聊天、打牌,就安心地外出了。小翠說,這位老人很干凈,每兩天要沖一次澡。看到我們要拍照,老人開心地主動擺起了姿勢。

據小翠介紹,幸福小院向附近所有老人開放,老人可以免費來玩,茶水免費。這里每天都有十幾個老人聚在一起聊天、打牌、看報等,小院成為老人的集會場所,每天充滿歡聲笑語。她每天過得忙碌而充實,覺得很有成就感。

農村“鄰里照料幸福小院”以民間資本投入為主,政府資金給予適當扶持。該縣自今年5月份啟動“鄰里照料幸福小院”項目以來,已引導民間資本投入30余萬元,建成5家“日間照料幸福小院”,服務本村及周邊村莊老人百余人,其中白天照料老人20余人、全托(晚上住宿)老人15人,其他是免費日間娛樂,還有10家小院正在籌建中。

該縣對“日間照料幸福小院”建設和運營給予資金補助,新建的“日間照料幸福小院”按照項目驗收評定等級和建設投入的70%比例給予一次性補助,最高補助5萬元;民政部門根據小院運營考核情況每年給予日常運營補助3萬元。

該縣要求所有“日間照料幸福小院”必須進行合法注冊登記,可自主選擇民辦非企業登記或工商注冊登記。采取縣鄉兩級監管模式,保障“幸福小院”資金使用和日常運營的規范化。

鄉鎮民政部門會同當地敬老院負責對“日間照料幸福小院”日常臺賬、運營情況進行監管,確保補助資金用于“幸福小院”專職人員勞務補貼以及設施維護、水電氣費用等與小院運營相關的財務支出,確保“幸福小院”規范運營。

縣民政部門通過“線上+線下”監管小院運營情況,每月對“幸福小院”進行現場抽查,確保“幸福小院”不兼營與養老服務無關的業務(如推銷保健品、醫療產品等),不出現賭博等違法行為。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015彩票中奖